首页 > 股票资讯

「线上配资」A股停牌王:我要复牌!监管层:想浑水摸鱼?

2019年12月15日

都说停牌难,有家公司却一停就是三年,近期它想复牌了,证券交易所却开出了一串“前提”——何时办成,何日再来!

  这家公司叫*ST新亿,自2015年12月4日之后再未买卖,停牌星期长达三年,堪称A股的“停牌王”。

最终的买卖年份再现在2015年12月4日

  去年1月初,*ST新亿向上交所提交了复牌申请:俺想复牌了~

  上交所的看守武术很是了得。2月14日对公司下发《管控问询函》,声言公司存在多笔“陈年旧 线上配资账”未清扫,包括公司目前为止仍涉及根本性违法事宜的立案调查结果、破产重整的再审审核、公司停滞经营管理战斗能力低迷、公司治理不完善以及经费来往情况不 线上配资明等根本性不确定性事宜。

  上交所讥讽,公司应认真落实后期管控管理工作函以及本问询函提出的管控要求,消除相关事宜根本性不确定性,具体投资人预想后,再申请复牌。

 

 多病兼久病

  *ST新亿的创立为云南香港交易所*ST国创,2014年12月由内蒙古内江稀金融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内蒙古内江”)接盘原第一股权股份,而后迁往内蒙古,更加更名。

  2015年11月7日,由于资本不足以偿还全部负债,且财政状况和经营管理情况相当严重恶化,根据债务人的申请,*ST新亿被内蒙古伊犁西院受理破产重整。

  2018年半年报显示,*ST新亿的《重整方案》实质已执行完毕,但76名中小投资人不服法庭作出的裁定,向内蒙古高等法院申请了再审。内蒙古高等法院对重整立案审核后,尚无核实论证。这也使得*ST新亿方案的关联方资产注入不能执行,难以进行长时间制造经营管理。

  此外,涉嫌信披违法,*ST新亿月底2015年12月28日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果。

  早在2016年4月28日,*ST新亿的本年度审计署已具体公司存在三项根本性不确定性:

  一是公司正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果,存在停止香港交易所的可能性;

  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将股市的投诉物料转交乌鲁木齐市人民法院,要求其立案对*ST新亿破产重整一案进行核查和查清,相关核实论证仍未形成;

  三是公司当期无主营收入,公司股权或其关连朝向公司注入资本存在不确定性,导致公司将来停滞经营管理战斗能力具有不确定性。< 线上配资/p>

  回应,上交所在2016年4月29日的管控管理工作函中具体了公司股票复牌的明确要求,即在上述有关事宜的不确定性消除前,股票暂不复牌。

  多年现在,目前为止,上述三项根本性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最让消费市场担心的难题是——“若内蒙古高等法院决定再审公司破产重整,公司后期重整方案中确认的负债和权利变更计划将会发生变更,此种变更关系到公司及全体投资人个人利益,在公司该等根本性不确定性事宜确定前顾虑复牌,将严重影响公司中小投资人的个人利益且无法挽回。” 有立法民众如 线上配资此表示。

  公司的经营管理情况也死气沉沉。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仅为7.87万元;主要资本为其他应收款3.21亿元,以及后期卖掉的韩真源公司股份相同的资本,公司计入了人民币约5.8亿元。公司2018多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也仅为1575.92万元,停滞经营管理战斗能力堪忧。

  同时,公司还存在公司治理稳定难题,如后期的股东会中,存在否决常务董事的难题,公司也长年没有聘任专职董秘,且因为数据披露等难题被上交所公开发表谴责。

  上交所开出了复牌方

  旧账相逢,岂能开溜?

  在上述种种难题未能解决的只能, *ST新亿于2019年1月31日向上交所提出了公司股票复牌申请。

  回应,上交所在14日的管控问询函中再度提出了三大难题,亦可视为复牌前置条件:

  一是公司仍处于立案调查结果中,存在根本性不确定性,股票因根本性数据披露违法行为停止香港交易所及终止香港交易所的可能性仍未消除。

  二是最高人民法院准备对公司破产重整事宜进行再审审核,公司应当核查再审审核成果状况,大力配合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审核管理工作,相关重整投资者应当做出限售安排、补偿金承诺等相应的保护公司和投资人个人利益的举措。

  证券交易所提出,公司如拟申请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审核论证具体前复牌,公司重整投资者应当作出适当的限售承诺安排,并承诺如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再审对破产重整计划进行变更,重整投资者应当按照裁定向相关大股东或者原告进行补偿金,并提供相应的履约战斗能力证明了。控股大股东持有的公司股权,应当参照公司重整香港交易所的要求,承诺自股票复牌月内最少限售3 年。

  三是关于停滞经营管理战斗能力。

  相关方要具体推动公司完成收益承诺的实现方法、承诺方的履约战斗能力,以及相应资产注入、恢复业的具体安排。

  四是关于公司治理。

   线上配资后期,公司监事会选举中存在控股大股东内江汇金和部份重整投资者争夺常务董事席次的状况,公司统治权不平稳。

  同时,公司长年未聘任专职监事会机要秘书达3年,数据披露的业务相当严重不法规。上交所提出,公司及实控人应具体维护公司统治权平稳的具体安排,尽早聘任监事会机要秘书,提出法规公司治理和数据披露的举措。

  五是关于经费来往。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